中国的地理大发现,奠定了2000年来的地理观,可

 新闻资讯     |      2020-07-24 11:22

谈及地理大发现,最广为人知的是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十五世纪开始,因为奥斯曼帝国崛起,阻断了丝绸之路,欧洲人为了寻找到达中国的新航线,进而掀起了近代地理大发现,发现了美洲新大陆,之后又持续了200年的时间,欧洲人基本探索了整个世界。

但鲜为人知的是,早在二千年前,中国汉朝时期也有一次地理大发现,尽管没有“发现美洲新大陆”这样的惊人成果,却对中国周边环境的了解,达到了一个新的历史巅峰,甚至基本奠定了古代中国2000余年的地理观!

汉朝建立之初,“四夷侵凌中国”,当时汉朝最重要的是增强实力,并没有空闲探索世界。但汉武帝反击匈奴之后,无论是战争需要,还是扩张需要,汉朝掀起了一轮地理大发现,并一直持续到东汉晚期。

西元前138年,汉武帝已有反击匈奴想法,听说大月氏与匈奴是世仇,本着远交近攻、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汉武帝派遣张骞出使西域,联络大月氏匈奴。

张骞从长安出发,匈奴人甘父为向导,率领一百多人出使西域,因为大月氏打不过匈奴,已经西迁至阿姆河北岸,没有向匈奴复仇的想法,所以汉武帝联合大月氏共击匈奴的计划破产,但张骞寻找大月氏的过程,却是一次地理探索与发现,先后探索了位于如今哈萨克斯坦的大宛国,位于阿富汗的大夏国,让汉朝对西域地理有了一次较为详细的了解。

告别大月氏之后,张骞越过南下,抵达大夏的蓝氏城(今阿富汗的汗瓦齐拉巴德),途中无意中看见蜀地的特产邛竹杖和蜀布。张骞非常好奇,问“特产从何而来”,当地人告诉张骞是“本国商人和身毒(印度)国人贸易而来”。因此,张骞判断认为:蜀地和印度有道路相连,而且距离不远。

回国之后,张骞建议汉武帝探索西南地区通往印度的道路,既能绕开匈奴与印度开展贸易,又能增强大汉国际影响力。随后,汉武帝立即派人寻找,但最终受阻于昆明,因为昆明地区有一个“滇国”。一怒之下,汉武帝在长安西郊的上林苑中开挖沟渠,修建了一座昆明池,操练水军,准备攻打滇国,史云“昆明池中有戈船,楼船各数百艘”。

西元前109年,汉武帝派遣巴蜀士兵攻打滇国,滇国灭亡,汉武帝在滇国旧地设立益州郡,云南中部与东部成为汉朝一部分。但由于从云南到印度的路线过于险恶,加上北方多次大败匈奴,最终西南丝绸之路不了了之。

汉武帝从西南寻找进入印度的过程,其实也是一次地理大发现,是对西南地理的一次新认识。

西元前119年,汉匈爆发漠北之战,霍去病直捣黄龙大破匈奴,更是“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登临翰海,执卤(虏)获丑七万有四百四十三级”,但这几乎是古代中国人至北的极点,前无古人后面鲜有来者。经此一战,匈奴被汉军在漠南荡涤,匈奴单于逃到漠北,“匈奴远遁,而漠南无王庭”。

需要注意的是,狼居胥山如今位于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东侧,姑衍山如今位于蒙古国肯特山以北;翰海就是如今的俄罗斯贝加尔湖。霍去病一路出击匈奴,其实也是一次地理大发现,让中国人认识了北方地理。

苏武牧羊的地点,就位于贝加尔湖湖边,从长安出发,苏武一路走到贝加尔湖,岂非是一次地理大发现?

总之,汉武帝时期的地理大发现,主要是汉匈之战的驱动结果,与西方地理大发现是财富驱动结果不同。

西元97年,汉和帝永元九年,西域都护班超命令甘英出使大秦(罗马帝国)。甘英使团从龟兹(新疆库车)出发,西行至新疆喀什,越过帕米尔高原,经过乌兹别克斯坦费尔干纳盆地、安息帝国都城、伊拉克等地,最后来到安息西方边境的西海(今波斯湾)沿岸。

甘英本想继续渡过波斯湾,寻找传说中的罗马帝国。但安息帝国不愿汉朝与罗马直接联系,除了不愿汉朝与罗马直接贸易之外,也担心罗马与汉朝结盟一起瓜分安息帝国。因此,安息人忽悠甘英:“海水广大,往来者逢善风三月乃得度,若遇迟风,亦有一二岁者,故入海皆三岁粮。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数有死亡者。”安息人一口咬定需要坐船三年,并遇到各种危险,才能抵达罗马帝国,于是甘英放弃了西行,留下了一段历史遗憾,东西方两个最强大国没能直接外交联系。

尽管甘英遗憾半途而废,但却是历史上第一个抵达波斯湾的中国人!所过之路,就是汉朝对西方的地理探索与发现。

在东方,汉朝人终于知道了日本列岛,往东是一片汪洋大海,是“绝幕”之地。南北朝期间,中国人再一次向东探索,沙门慧深发现了美洲新大陆,《梁书·东夷列传》中记载“扶桑国者,齐永元元年,其国有沙门慧深,来至荆州,说云:扶桑在大汉国东二万余里,地在中国之东。其土多扶桑木,故以为名。扶桑叶似桐,面初生如笋。国人食之,实如梨而赤,绩其皮为布,以为衣,亦以为绵。作板屋,无城郭,有文字,以扶桑皮为纸。”如此种种,与五世纪的墨西哥非常吻合,因此后世学者判断慧深第一个发现美洲新大陆。

在南方,汉朝人沿着古老的海上丝绸之路,沿着海岸线,一路向南探索。作为汉朝的延续,三国东吴孙权就曾派人有过海洋探索,通过马六甲海峡,最远到达斯里兰卡,甚至印度。在此基础之上,才有元朝汪大渊、明朝郑和的下西洋壮举。

可以说,中国封建王朝2000年来的地理观,是在汉朝时基本奠定的,追根到底的说,应该是汉武帝时期基本奠定的,后世王朝只是在这个巨人的肩膀上略有突破。因此,对于汉朝与汉武帝,中国人不能不有敬意,汉武帝的“千古一帝”之誉实至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