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凡诺说:你跟他讲法律,他跟你耍流氓

 新闻资讯     |      2020-08-04 14:25

有一个老人忍耐不住,直接对我说:“住了大半年,才发现这地方的开发商真是贼精,老早就在小区北边刻意留出一块狭长型环绕小区的场地,还特别用围墙与小区隔开,不留心根本注意不到。小区建好了交房之后,房地产商很快就在那块环绕型地面建了一条环形出租小屋带。然后大排档、烧烤、K歌一堆的都来了。而且它还是独立的,它完全还不属于小区管辖范围。”

房地产商巧藏机心,业主们眼皮底下突然就冒出了一个环形商业带,一百多间小屋。再加上少数不良商户唯利是图,

平时不打开窗还好点,一打开,屋里全是飘来的各种油烟味道和各种机器轰鸣声,人的飙歌声。

“尤其是各种噪音,基本上能从早上六七点一直折腾到晚上十一二点多,有特别晚的有时候坚持到凌晨一两点。这段时间,我们总是睡不着,老失眠。一开始是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半夜三更常常又被吵醒。”

“这些奸商,打着为小区服务的幌子,实则干了不少祸害小区的事,关键是还没处说理。比如你如果找物业投诉,物业会说,我很想帮你,但是小区内我们可以处理。出了小区门了,我们只能协调云云。一脸自己也很无辜的情形,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以前,我们这里有一个机构叫做城管执法局的,感觉那批人还是执行力很强的。以前我们投诉了,很快就有人处理,一般是几天内就会处理答复。”

“大概也正是如此,那些为非作歹的奸商,每次处理几个之后,就会换来一段安宁的日子。”

“现在倒好,据说该机构几十项若干事权已下放至乡镇和街道,所以,他们不再出面处理了。”

“此前,很多人还批评综合执法局作风太生硬,太蛮横太霸气,似乎有失文明礼仪。然而很多事情一对比,才明白。比如,你找街区反应,你看街区的人,好一点的,最多大概就是有时间了,打个电话去,然后客客气气地给人家讲法律讲道理。然并卵,这些奸商,从来就不吃这一套。简单忽悠一下来电,挂了之后继续我行我素。”

“也找了,像我们这两地结合处的睡城,人口多事情多,公安局人手不够。类似小区油烟卫生飙歌噪音等等事情,往往民众投诉了,公安方面却无法及时腾出手来处理。在网络诉求平台上,很多一个月前的还没有处理呢?而且侥幸处理了,倘若不是用力盯着,这不良商贩们很快又会死灰复燃,他们又太狡猾了。”

“不良商贩们最可恶的是,一家的坏表率影响会很大,往往一粒老鼠屎很快就会引来一堆老鼠屎。”

“唉,这肯定不是。首先,这样的商贩永远只是一小撮人,而且难道就只有他如此艰难?就只有他需要天天制造噪音、油烟污染其他无数人,他才能活下去。其次,这些年头,我是看清楚了,那些一而再重犯的人,往往是同一批人。实际上,可见这样的人,往往并不是为了活下去,而是为了一己私利,完全没有任何底线。”

“你说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人呢?这些奸商,你越是跟他讲道理,他就越是觉得你软弱,你越是跟他讲法律,他就越是跟你耍流氓。其实你搞得小区乌烟瘴气,弄得居民身心疲倦,何必呢,最终无非是大家两败俱伤……我真是想不明白?”有人问道。

“你跟他讲法律,他就是跟你耍流氓,本质上仍然是一种监管失策和处理不到位。其实很多管理上的无序,就是一种管理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