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在望,现在是我们更新教育理念的最好时机

 新闻资讯     |      2020-03-14 20:13

3月份已经过去一周了,此时,老师、家长和学生们最为关心的一件事情就是什么时候能够开学。因为在家上课效率太低,而且对老师和学生的视力也有很大的损害。

2月28日,教育部印发通知:要求中小学错时错峰开学,原则上高三年级实行省域同步、初三年级同一市域同步。

青海省:普通高中、中等职业学校原则上3月9日至13日陆续开学;初中学校原则上3月16日至20日陆续开学。贵州省:高三年级和初三年级3月16日正式开学。台湾省:中小学已经在2月25日集体开学,同时将会挪用2周的暑假时间补足缺失课时。香港特别行政区:最早在4月20日复课。西藏自治区:时间暂定3月下旬,3月20日前不开学。湖南省:确定开学顺序为高三、初三、中小学、幼儿园。江苏省:正在为3月16日开学节点考核。四川省:3月9日,通过电视分年级分频道开课。

虽然自己的省份还没有明确开学时间,但是这几个省份率先公布开学时间,也算是让我们感觉到“胜利在望”。

就让我们再坚持一下,在开学前好好调整一下自己的精神状态,更新一下自己的教育理念,让自己在新的学期焕然一新。

孩子需要成长,老师和父母同样需要成长。对老师和家长来说,只有拥有好的教育理念,才能升华出好的教育方法并用于实践,进而教育出好的孩子。

而此刻,是我们更新教育理念的最好时机,这时候学习,就能够在开学后实践于教学环节中去,更快帮助到孩子们。

接下来的文章,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两个关于芬兰的值得老师和家长借鉴的优秀教育理念,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吧~

通常,我们认为,在教师们眼中,“优秀”的学生主要的优点一定要有“学习好”这一条。

但在芬兰孩子眼中,优秀不是只有功课好,应该还有某些特别擅长的东西,或是人格特质。

在芬兰学校,老师从来不会去特意宣扬某位学生或某个班级的成绩多好,或是哪位同学、哪个科目是几分,当成任何负面教材的示警。

视频中我最认同的一点就是,老师受到社会绝对的尊重,而且是优中选优,只有尊重教师,教育才会不断进步。

芬兰的教育者早就了解到,不要让孩子在幼年时期,就被大人簇拥着去一较高下,在心灵还不成熟的阶段,就学会恃宠而骄或打击别人。

这种不会在孩子小小年纪就只把学业成绩当成学习成果、评比排名的教育方式,让我们看到了一种回归人性、尊重人权的人文精神,也显示出人性中善良的的基本面。

芬兰的教育模式为何受到全世界父母及教师的推崇呢?我们先来看两段对话,感受其中的教育理念。

“不是。多少学生升上某某高中不过是个数据罢了!每届学生中多少人选高中、多少人选职校本来就不同,学校怎能把这个数据当成一种成就呢?”

老师的成就,是不是以教出更多考上好大学、医学院或法律系学生, 或更多‘名人’为骄傲?

“不是。学生未来的科系选择,完全依照他们自己的兴趣或志向。老师的工作只是帮助他们找出、确认这些志向,并适时给予鼓舞。至于能不能申请到自己想读的科系,还要看他们日常的学习成果及高中会考成绩。我们希望孩子们尽力而为就好。”

“不会。我们重视的,是希望学生的程度都能达到平均水平。毕竟,从幼龄到少年,本来就属于启蒙和心智开发阶段。”

“当然不会!芬兰并没有所谓‘最好’的大学,每一所都是国立的,不用缴学费,每间大学的素质都相去不远,所以高中毕业生要申请大学, 完全以科系、个人兴趣为考虑。”

“当然,芬兰教育有一项长期努力的目标,就是希望能尽量缩小各地各级学校的差距,所以大多数父母,已习惯就孩子的志趣和路程远近等,来考虑下阶段学校的选择。”

“教育,其实只有一个最简单的考虑点,就是尽力帮助每个孩子找到自己人生最适当的位置。以孩子为中心,才不会迷失教育的方向。”

“没有,从来没有。升学不是教育的目的!学校和家长可以给孩子们的,是如何帮助他们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学习之路,而不是告诉他们,人生只有一种选项。”

“其实很现实地说,芬兰教育机构和各级学校能获得多少国家经费,跟学校成功送了多少学生去念了哪个学校,或是学生的考试成绩表现无关。”

“中央和地方政府编列预算的标准,是依照这地区、这学校有多少学生来估算,因为每个学生都会有一定数额的教育经费。”

“受教育是人民的权利,而且教育是给所有孩子的。国家和政府把税收用于教育本来就是义务,更何况是基础教育,这是国家有没有未来的‘基础’,不是吗?”

这些对话,在我过去访问芬兰各地、各个教育学院、各地方与中央政府机构时总是一再出现。

我反复问,反复听到相似度极高的答案,让我不得不试着将这些芬兰教育的基本“价值观”,和他们真实努力去做到的教育理念,咀嚼出来。

咀嚼愈多,我愈发现其实到头来,一切都回归到“教育的基本出发点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上。

一个社会的普遍心态和风气是什么,就会反映在它对于“教育”的基本要求,和希望学生成为什么样的人。

因此,在基础和义务教育阶段,教学内容主要在于提供每个孩子公平的机会,获得广博的知识及培养基本的体能,这样当学生在九年级的初三毕业之际,潜力才能得以发挥,也能有足够的自信心面对未来的挑战。

因此教育的目的,就是让每个孩子经过适当的启发和引导,找到自己最好的出路,也就是让孩子的未来有“人尽其才”的发展。

“如果一位九年级的学生跟老师说想去念某某职业学校,老师会不会反对,并建议学生应该去念高中?”

我不免俗地问出这个大家习以为常的问题。台湾一位媒体记者曾跟我说,有次他采访与教育相关议题时,受访人很感慨地说,当年初中毕业之际,曾被老师狠狠责备说 :“你要是去念职校,以后在路上遇到不要叫我!”

“不会的,从来都不会!”眼前这位中年慈蔼的赫尔辛基瑞苏中学雷雅(Reija)校长面容转而严肃,答得更是斩钉截铁。

“因为那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而且是学生自己想要的。我们唯一会做的,就是尽力帮助孩子,找到他想念的科系和最适合学校。”

“我们中学的辅导老师,一向都会和孩子讨论很多次。到了九年级上学期,会和孩子更深入地谈,随后也会邀请家长一起讨论。

讨论次数依照每个学生的状况与需求而不同。老师会先观察孩子的日常兴趣与倾向,并依据孩子不同科目的成绩表现,和学生、家长一起找到最适合孩子的出路和学校类型。”她轻松说着,好像这是已行之多年、理所当然的正常教学方式。

总结:芬兰中学的老师会先观察孩子的日常兴趣,依据孩子不同科目的成绩,和学生、家长一起找到最适合孩子的出路和学校类型,讨论次数依照每个学生的状况而不同。

芬兰中学的老师会先观察孩子的日常兴趣,依据孩子不同科目的成绩,和学生、家长一起找到最适合孩子的出路和学校类型,讨论次数依照每个学生的状况而不同。

在芬兰,发考卷是学生和老师间的事,所以老师会将考卷翻面,不喊出分数,一个学生一个学生发,或是直接走到学生面前交给他。

自己考几分和别人都无关,老师无意当着全班的面来张扬。不对分数推波助澜。不为任何测验作演练。

或许排开虚幻“争第一”的迷思,回到万事万物的根本与基础,那教育所希望达到的“百年树人”境界才能永续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