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人类科学早已发展到了令人“难以想象”

 新闻资讯     |      2019-11-06 14:33
苏霍姆林斯基说:人的内心里有一种根深蒂固的需要——总想感到自己是发现者、研究者、探寻者。 于是,在寻找星河钥匙的途中,我们对宇宙的审视从四维到十一维;在破解生命密码时,我们甚至利用 DNA 做积木,以造物者的勇气,重新对生命进行设计和组装…… 以霍金为代表的一大批物理学家,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已在理论上对黑洞的各种性质做了充分的推演,虽然人们迟迟没有见过黑洞的真容,但黑洞早就是天体物理学中被「默认」的设定。 但直到从夏威夷到西班牙、从格陵兰到南极点、从洛基山到安第斯的 9 架世界顶尖毫米波望远镜联合起来,组成横跨地球直径的「视界面望远镜」—— 把几千万光年之外超大质量黑洞周围极度扭曲时空中光子环绕形成的「光环」拍摄下来,我们才终于有了那种「眼见为实」的自信心,真正意义上把黑洞从一种「假说」变成了「事实」。 黑洞本身,固然已经是「难以想象」的杰出代表,而为看到黑洞而克服的巨大技术挑战,更是令人难以想象。 一些天文学家更有野心。为了进一步推动科学发现的取得,他们会提出非常极端的假设与技术需求。 比如,为了对系外类地行星进行直接成像,一个天文学家小组提出了异常宏大的脑洞:把整个太阳当做引力透镜,构成一个恒星级的「望远镜」。 这架横跨太阳系的望远镜长达 650 个天文单位,这架望远镜的「后端设备」需要被发射到柯伊伯带之外的太阳系边疆才能完成观测。 科学的进展,正在不断地让我们从「不治之症」到「部分可治疗」以及未来的期待「攻克癌症」,在我看来,这就是一个潜移默化却真正走在前沿的领域。 癌症本身就是一场植根于我们基因深处的一种疾病,或者,更确切地说,癌症是我们生命客观存在的能力的激活,是我们生命的 B 面,正因为如此,治疗癌症几乎成为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肿瘤免疫疗法可以说是近两年来癌症治疗中的最前沿也是最大的突破,因此也获得了 2018 年的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其中宾夕法尼亚大学的 Carl June 教授的开创 CAR-T 技术(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T-Cell Immunotherapy)应该是走在这个领域的最前沿。 这种技术会针对具体的人,从他身体里提取免疫细胞 T 细胞,然后做针对性的基因编辑改造,安装上肿瘤嵌合抗原受体(CAR),使其可以靶向体内的具体癌症类型,然后培养好后输回人体中让它去杀死癌细胞。 这代表了我们真正前沿的科学进展,这是人类对命运的抗争,对这种植根于基因上的疾病做出一次更加壮观的斗争。尽管如今的免疫疗法并不完美,依然无法治愈很多癌症,但是,至少,从某种角度来说,免疫疗法已经可以彻底治愈部分癌症了,这是人类抗癌史上的里程碑。 GRACE 卫星的工作原理:通过高精度跟踪测量两颗卫星之间的距离变化(这是地球各个地方质量分布的体现),测量出地球全球的重力场信息。来源:NASA[1] GRACE 卫星的空间分辨率大约在 300 公里尺度,远没有后来模仿 GRACE 卫星设计而成的月球 GRAIL 卫星那么卓越,但持续 15 年监测的 GRACE 卫星却在时间分辨率尺度上对我们认识地球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GRACE 卫星大约每个月可以更新一次地球全球的重力分布信息,这意味着我们 literally 可以看到地球的月新年异。 也就是说,不管是现在,还是在接下来的数年里,地球上的物质变迁,都可以由天上的重力卫星记录和反映,而我们也会根据这些跟踪结果来选择我们与自然的相处之道。 正如巴尔扎克所说:真正的科学家应当是个幻想家。谁不是幻想家,谁就只能把自己称为实践家。 中国当代最重要的高能物理学家之一王贻芳院士、著名理论物理学家Brian Greene教授、「CAR-T 细胞免疫疗法之父」Carl June教授、用强力地震波探测仪为地球做「体检」的Jennifer Jackson教授等等。 同时,三位知乎大神李雷、刘博洋与haibaraemily也将组成「知乎科学团」,进驻官方直播间,与大家全程互动。 锁定 2019 腾讯科学 WE 大会直播,与科学「幻想家」们一起,乘着想象的翅膀,在「小宇宙」里尽情翱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