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奖作品影视改编二三事

 新闻资讯     |      2019-11-06 14:57
其中,在剧集版图方面,又一部获得茅盾文学奖的IP《繁花》将被改编成电视剧。这部作品由金宇澄创作,重点描写了20世纪60年代-90年代间上海人的生活,据介绍,《繁花》剧版的筹备事宜将与之前已确定的电影版共同启动,并由导演王家卫进行整体开发,预计将在2020年拍摄,这也成为王家卫的首部电视剧作品。 从某种角度来说,4年评选一次的茅盾文学奖,堪称当今国内含金量最高的长篇小说文学奖项。半个月前,第十届茅盾文学奖颁奖典礼刚刚落下帷幕,《人世间》《牵风记》《北上》《主角》《应物兄》5部作品获此殊荣,与此同时,有消息传出,《人世间》《北上》《主角》3部获奖作品已经签出影视版权,另外2部获奖作品的出版社也已收到影视授权咨询,其中徐则臣的《北上》目前已开始第一稿剧本大纲的创作。 一届茅奖,催生出至少3部影视作品,对于影视企业来说,买下茅奖的影视版权似乎成为在林立的IP中“披沙拣金”的“公式”。有业内人士认为,影视从业者不再盲目追求流量大IP,近些年风势的走向让他们逐渐开始更重视作品品质,而茅奖作品恰恰符合这种理性思维。另一方面,通过茅奖作品的品质保证及品牌效应,让影视内容的营销覆盖面有效扩大,也促使更广泛的受众去了解作品中的故事……文学、影视互动形成的良性循环,对茅奖作品本身,也能让IP价值得以更大程度体现。 根据统计,从1982年第一届茅盾文学奖起,共有46部作品获得该奖项,另有2部作品在第三届茅盾文学奖颁奖中获得荣誉奖。共48部作品中,有26部已被改编成影视剧或签出影视版权,占比过半。 在上个世纪,茅奖作品较受中影集团、北影厂、上影厂、八一厂等国企青睐;进入新世纪,随着新丽传媒、华录百纳等民营影视企业的崛起,茅奖作品的影视版本渐由这些民企来改编;近几年在BAT强势进军影视领域后,腾讯已率先将目光锁定茅奖IP。 与此同时,有不少作品是由地方电视台牵头出品,究其原因,与作品本身内容有关,因为不少作品是刻画了当地的风俗、变迁、历史。过往,在大众印象里,茅奖作品常被认为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的纯文学,从而导致流量小、读者少。事实恰好相反,比如《芙蓉镇》,是借风俗民情,反映南方乡镇变化,力求写出南国乡村的生活色彩和生活情调;《尘埃落定》展现了独特的藏族风情及彼时的土司制度;《湖光山色》以丹江口水库边的乡村生活作为基调和题材;《平凡的世界》《白鹿原》《主角》描绘的都是西北的那片黄土地…… 茅奖作品之所以受到影视圈的青睐,是因其多数以细腻的笔触和宏大的框架,反映扎根土壤、贴近地气的内容,从而引发观众普遍的精神共鸣。据统计,26部改编为影视作品的茅奖IP中,有17部是描写当下或者反映新中国成立70年来社会变迁的现实题材,有4部以新中国成立前夕为背景,还有5部是历史题材。近两年,现实题材逐渐成为影视作品“主流”,也正因此,今年茅奖得奖作品甫一公布,就引来各路“争夺”,从腾讯视频宣布将开发《繁花》剧版也可看出,往届的获奖作品也将成为“香饽饽”。 不仅如此,在综艺节目中,也经常可见茅奖作品的身影,近两年掀起一定热度并带来高口碑的文化类节目《一本好书》《故事里的中国》,曾先后把《暗算》《尘埃落定》《平凡的世界》等作品搬上舞台进行影视化演绎。 第三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少年天子》于2003年推出电视剧版,成为邓超的成名作;另外,第三、四届茅奖作品《平凡的世界》《白鹿原》改编成电视剧播出,均获得了收视和口碑的双丰收。 同时,在这些改编的影视剧中,却出现了不少获奖作品。比如1986年的电影版《芙蓉镇》,获得了第十届《大众电影》百花奖、第七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的最佳故事片,还走出国门先后斩获西班牙巴利阿多里德国际电影节、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蒙比利埃国际电影节等节展的奖项;电影《推拿》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影片,并横扫了第51届金马奖的一系列奖项。 作为中国第一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文学奖,茅盾文学奖作品的影响力相当了得,在今年推出的“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名单中,过半数的茅奖作品名列其中,足以证明作品的价值和含金量。许是出于茅奖作品共有的厚重特质、浓厚的人文思想,改编成影视内容后,在内核表达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但在此基础上,如何做到触及更多受众、引发更多观众的观看兴趣,或许将成为影视企业现阶段在改编茅奖作品时应当加以考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