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新略(历史地理经济政治思维解读)

 新闻资讯     |      2019-11-09 12:45

东汉作为西汉的延续,是汉朝的中段中兴,汉光武帝刘秀之功不亚于高祖开立,武帝争霸。西汉末年的各地绿林起义,无异于水深火热。在此之际的崛起中兴汉室尤为不易,遥想东汉末年的群雄争霸,三国立足,汉室无望的没落,东汉作为朝代的延续真如一路甘泉,孝忠义之间得到完美纳什均衡。

提起东汉,历史人物没有西汉突出,一前一后的西汉与三国时代的硝烟,埋没了东汉前期的辉煌。割据纷争,刘秀的中兴无疑明朝朱元璋的一一击破,逐个收复。无疑三国的晋朝代魏,伐蜀,伐吴。刘秀作为历史人物,为人不所知。毛主席最敬佩的帝王就是汉光武帝刘秀。也是对其武功与文治的赞赏。由于西汉王莽的经济改革太过激进,所以东汉的经济基础与农田耕作很大程度上依附于西汉王朝的基础,所以经济绝对政治,政治影响经济的格局没有太大变化,权贵盛行,加上后期帝王登基年龄过小,后宫干政,宦官乱政,外戚专权等数百年,几代帝王的群体现象没有遏制,反而越演越烈。最终导致集中爆发,引入外将,董卓祸国,激起更大的民变,造就了三国纷争下的群雄争霸。

西汉有刘秀,东汉有刘备。刘氏家族的血脉能够衔接,厚如刘备,黑如曹操,加上生子当如孙仲谋的棋局在乱世中开启。东汉在地理图上也是承接的西汉版图,辽阔的地界,边疆的固定也是朝代责任的体现。即使东汉末年的割据,辽东的公孙渊家族也是抵御外族入侵的强大军事保证,西凉的马腾家族在董卓之后也牢牢把握西部边陲,争霸同时也是抵御西部蛮族的干预,东吴与西蜀也是在东南与西南收复汉朝失地,割据为王,尊完整华夏为主,东汉的后百年的屈辱史,既是时代的进步,也是历史的进程,有强有弱,有盛有衰才能更好的对接地理史记的蔓延。此时的东汉在衰落之后,权贵的圈地造就了农民的失地,接着流离,进而反抗,黄巾的黄沙漫天就是对此最大的解读与彰显。经济格局下的没有生存空间,绝对了政治上的体制缺失和遗漏,进而打破与重建。

荆棘历史的坎坷,遥望地理的平衡,在经济与政治的征途中寻找人类发展的最佳空间与时间,地理的脉络,历史的危情,经济的不平衡,政治的不健全,侏儒的性格,侏儒的权势,进而侏儒的消亡,强盛的崛起,再看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