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世界重新认识中国,这群人到底付出了什

 新闻资讯     |      2020-01-09 22:40

这部《你好,中国》,就记录了一群被中国深深影响的外国人,从他们的眼中看中国,看看外国人视角中的中国,是多么的令人惊叹。

白求恩,全名亨利·诺尔曼·白求恩,加拿大共产党员,国际主义战士,著名胸外科医师。

1937年,中国的抗日战争爆发,白求恩率领一个由加拿大人和美国人组成的医疗队来到中国解放区,1938年4月经延安转赴晋察冀边区,在那里工作了近两年,他的牺牲精神、工作热忱、责任心均称模范,直至以身殉职。他的事迹受到中国人民的广泛赞扬。

毛泽东在《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中写道:一个外国人,毫不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的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国际主义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精神。白求恩同志毫无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出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

如今,来到中国的波波娃·莉莉娅,被大家称作是“大庆白求恩”,她是大庆眼科医院的首席外籍专家。

在中国呆了二十多年的她,已经把中国看成了是自己的第二故乡。她也已经习惯了通过网络视频通话,和自己的家人与朋友通话。

莉莉娅会非常自然地和朋友说,“我们中国”,也不顾朋友和家人的笑话。因为她的心里真正装着中国。

她医治了30万多名患者,使他们重见光明;2005年,获得中国政府授予外国专家在华最高奖项——友谊奖;曾获得前苏联“劳动奖章”“共和国功勋医生”等荣誉称号;2009、2019年受邀参加国庆阅兵观礼……

不过莉莉娅在中国的生活,并非一片坦途。2013年,莉莉娅在家乡的大儿子逝世了,这对70岁的莉莉娅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她决定先回家乡一段时间。

这一次,所有的人都认为,她应该不会再回来了,不论是外籍专家年龄的限制原因无法继续留在中国,还是莉莉娅本身的身体与年龄问题,大家都觉得,这是一张没有返程的机票。

然而2016年,由于政策的改变,获得过国家友谊奖的外籍专家,放宽了工作和居住年限。莉莉娅得知这个消息后,几乎想都没想,立马开心地说,“我要回到中国去,我很想中国”。

在刚到大庆眼科医院的时候,莉莉娅曾经连着两三个月没有休息,每天接待80~90名患者,工作量非常大。但莉莉娅从来不觉得疲惫。

刚刚组建起的眼科医院,请到了国际最一流的前苏联眼科专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医院的院长于耀光确实是办到了。

其实,莉莉娅在小时候就从外婆那里听到过很多关于中国的故事。年幼的她,对中国产生了好奇。

在这座医院的二十年间,她带来了多项国际先进的眼科治疗技术,填补了我国在相关领域的空白。

把医术和经验,带给最需要的人。这就是莉莉娅选择来中国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如此简单,如此诚挚。

郭杰瑞,是一个在纽约的犹太人,一个喜欢中国文化的美国人。在5岁时,第一次吃到中国菜,他就被征服了。十岁时看到了张艺谋的《一个都不能少》,至今都没有忘记剧情。

2010年,郭杰瑞因为大学的暑期交换项目,第一次真正来到中国。他觉得自己就像在电影里一样。短短三个星期的时间,让他决定:自己以后一定会再次回到这里。

在真正来中国做视频之前,他在打理家族的生意。从2017年开始,他的生活发生了一些改变。属于他的标签成为了视频博主、B站up主、创业者、美食猎手等,现在,他全网的粉丝量,已经达到了千万级别。

他的视频里,主要展现的是中国的生活方式,他也常常会谈到中美两地的生活方式差异。小到平民美食、日常出行,大到尖端科技、社会民生,都会他视频中的内容和素材。

一位法国的传教士从境外带来了咖啡的种子,并在云南省宾川县的一个山谷里种植成功。这批咖啡种子繁衍的咖啡植株至今在宾川县仍然有三十多株在开花结果。

大规模的种植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至1997年末,全省咖啡种植面积已达7800公顷。目前全省种植面积占全国面积的70%,产量占全国的83%,无论是从种植面积和咖啡豆产量来看,云南咖啡已确立了中国国内的主导地位。

对于种咖啡,云南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土壤、降雨量、日照、温差、海拔等等因素,塑造了云南小粒种咖啡品味的特殊口味——浓而不苦,香而不烈,略带果味。

但是由于多种原因云南咖啡产业发展速度并不快,由于缺乏深加工和市场推广,导致云南咖啡知名度低,锁在深山人未识。

虽然云南的咖啡很好,但因为了解云南咖啡的人并不多,所以咖农的收入非常低。大多数咖啡都被大型企业收购,出口到国外,再进口回国内销售。

在郭杰瑞的视频里也有透露,星巴克每年在云南收购几十万吨咖啡,很多都是出口了,但它从来不说这些咖啡来自云南,只是说这些咖啡来自星巴克。

而郭杰瑞不想这样,他说,他想要帮助这里的咖农,把这个咖啡做得有名气,并且要告诉所有人,这个咖啡就是云南产的咖啡。

作为一个老板,他会去跟着咖农一起去咖啡田里,了解咖啡应该怎样种、怎样收,遇到什么情况了该如何处理;也会变成一个严格的甲方,去咖啡加工厂,与经理不断地改进产品的口味。

身为千万粉丝量级的网红,郭杰瑞的咖啡一经上架就获得了非常火爆的抢购,几个小时,货架上的咖啡就被热情的粉丝买光了。

最简单也是最让我们熟悉的,就是淘宝中差评。小问题有关于物流配送的问题,大的有咖啡本身口味调配的问题。

几乎每一条中差评,郭杰瑞都会亲自打电话联系,自己的中文没那么好,就会有助手在旁边帮助补充。

作为客人,大家对于这个美国人似乎也都很宽容,大家会根据自己的口味和体验,给出自己的建议,也给了郭杰瑞足够的鼓励。

现在,不止郭杰瑞自己的视频里会出现来自云南的咖啡,在B站也能搜到许多其他up主,上传了关于郭杰瑞咖啡的视频。

虽然目前云南的咖啡还是不够出名,但郭杰瑞还是希望能够运用自己现有的影响力,改变这一现状。

在英语里有一句话: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郭杰瑞认为既然自己有能力帮助当地的人,那么自己就应该帮助他们,有可能这样的行为,会让世界变得更好。

最近,在郭杰瑞自己的视频中,他带着云南普洱的豆子,到了美国最好的咖啡烘焙工厂,想要让美国人知道,中国的云南,也有非常好喝的咖啡。

2019年在中超联赛前,他顺利办理了中国国籍,改掉了曾经的名字,从此,踢足球的尼古拉斯·延纳里斯不见了,只剩下踢足球的中国人——李可。

他,曾经是英格兰国脚的儿时队友,在2000年作为球童和他最喜欢的球队走上英超赛场,2012年完成英超首秀对阵曼联。

出生在英国伦敦的李可,父亲是塞浦路斯移民,母亲则是移民到英国的中国广东人。拥有代表英格兰、塞浦路斯和中国出战资格的李可,最终他选择代表中国出战。

那场比赛前,李可做足了赛前准备工作,认认真真地向他的中文老师学习国歌,把歌词打印出来一遍遍背诵。当天赛前奏唱国歌仪式时,几乎所有的摄像镜头都对准李可,他用高唱国歌的一幕表达了自己的诚意。

如今,李可与朋友们就住在北京工人体育场附近。对于李可来说,他的住处是他“适应新环境的最佳场所”。

美容院加盟

在北京,李可出行的座驾是一辆电瓶车,这让他觉得非常舒适,也让他尝试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来了解这座古老又年轻的城市。

由于球员的特殊身份,李可对于饮食有着严格的控制。但来到中国之后,他还是会选择在球队的假期期间,去尝试一下中国的美食。

在国安队中,队友雷腾龙让李可适应了北京的各类美食。李可说,“因为雷腾龙的妻子能够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吃饭的时候,她总是告诉我说这是鸡肉。我说:‘这绝对不是鸡肉!’在这里我吃了牛肚,我觉得在北京牛舌、海蜇、鸡爪并不适合我,我觉得鸡爪的骨头太多了。”

在中国,李可很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他在空余时间会和自己的助手一起,去看看中国的传统艺术,这是他特有的与城市建立熟悉感的方式。

在那些古老的字画面前,他和助手讨论着,尝试了解这些字画背后的内涵,也在学着感受这座城市、这个国家的底蕴。

他致力于探险荒野和保护荒野,主要在中国西部人迹罕至的高山和丛林地区从事野外徒步考察,拍摄原始森林、自然植被、高山、冰川,向中国和世界,传递着中国土地上最原始的美景。

2017年在社交网站上,一段外国人在5100米贡嘎雪山跳街舞的视频,观看记录攀升至50万次。视频弹幕里不时跳出“保护”、“低碳”、“坐公交”、“少点外卖”的字样。

这个小伙是欧阳凯,他希望用这个被他命名为“无氧街舞”的方式,吸引他的粉丝们关注他的环保理念。

喜爱户外探险的他,足迹已经踏遍中国四川、云南等西部壮美的原始景区。他用镜头拍摄中国自然保护区和保护项目。让他坚持做环保事业的,是“中国那些隐藏在镜头外面不为人知的美”。

2013年夏天,还在美国读本科的欧阳凯第一次来到中国,迎接他的却是雾霾天气。在北京待了六个星期之后,欧阳凯回到了美国,遭受了持续大概美容院品牌半年时间的哮喘。“雾霾破坏了我在大学最后一年里专业越野跑队的成绩,我甚至‘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回到北京。”

因为他收到了一个“惊喜”——被北京大学录取了。欧阳凯申请了孔子学院奖学金,当年全球只有10人拿到孔子学院奖学金被北大录取。欧阳凯自此在北大攻读国际关系专业。

在北大的中文阅读课上,老师给同学们展示一些自己去过地方的照片,包括三江源、虎跳峡等,看到这些照片,欧阳凯惊讶不已。“当你打开谷歌搜索‘中国环境’,出来的照片都是一组组雾霾照片。”欧阳凯说。

欧阳凯和朋友决定去这些地方走走,他们选定了贡嘎雪山,计划作一周徒步探险。“太美了!”站在海拔4000多米贡嘎雪山,欧阳凯惊呆了。

正是这次偶然的邂逅刷新了欧阳凯此前对中国的认知。“我要寻找隐藏在偏远角落的绝美风景。”欧阳凯决定拿起相机,向世人证明中国不仅有雾霾和污染,还有震撼人灵魂的美。

从北大毕业后,欧阳凯在珠海一家外资知识产权企业工作。他一边工作一边申请“国家地理年轻探险家”资助计划,希望有机会到人迹罕至的地方“探险”。“我要把美景拍下来,上传到网站,让更多的人一起保护我们共同的美丽家园。”

刚毕业就拿到6位数美金的薪水、出入光鲜亮丽的写字楼,欧阳凯却开心不起来。“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为了能有更充分时间从事摄影和环保工作,他毅然辞掉工作。“我还很年轻,我想朝着我的梦想再努力一下。”

他又一次回到北京,在保护国际基金会做兼职摄影师,一边拍照一边申请环保组织项目资金,希望可以参加环境保护组织的计划。而经济上的压力逐渐显现,摄影师的工资连房租都不足以支付,他只能靠积蓄过着节衣缩食的日子。“天天吃麦片、三明治、香蕉,每天吃饭的预算都要控制在30元内。”欧阳凯至今印象深刻。

欧阳凯撑下来了。2016年,他幸运地获得“雾霾之外,美丽中美容院加盟品牌国横断山脉”计划的资助。这是欧阳凯一直以来的梦想,他又回到了贡嘎这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地方。欧阳凯认为,中国的西部也是一个野生区域。它是一个被低估,却极具研究、探索与保护价值的遗产。

他也因此把自己的“大本营”搬到了离雪山200公里的成都。他和同事们经常行走于深山密林中,他们要在保护区指定地点安装红外相机,还有通过寻找野生动物痕迹、粪便等方式,记录生物活动状况。

“最壮美的地方往往是最难达到的地方。而且它们也往往是最值得要保护的地方。”欧阳凯如是说。

尽管装备优良,户外经验丰富,意外还是避免不了。在九顶山徒步的一次经历中,欧阳凯一天遇到了两次生命危险。

在经过一个悬崖的时候,由于注意力在拍摄上,欧阳凯没有按平时的习惯在攀爬时先试一试石头的稳定性,左手抓住了一块活动的石头。幸好右手抓住的是稳定的石头,否则滑落下去后果不可想象。紧张心情还没平复,下午,在考察一个山洞的时候,“嗖”的一声,一块落石狠狠砸到离欧阳凯一米远的地面。

至今提起还心有余悸,但欧阳凯认为,“这个工作是值得的,我的全力投入能让全世界环境、人类未来变得更好,想到这点,我觉得危险算不了什么。”

在贡嘎徒步经历中,欧阳凯经常看到徒步路线上堆起的一座座垃圾场,各种塑料袋、快餐盒、折叠椅等垃圾随处可见,这令他痛心不已。“这么美的地方,人们怎么会扔垃圾。”欧阳凯想不通。

在每次徒步行动的休整期,欧阳凯也闲不住了。他开始尝试用KOL(key opinion leader,相当于“网红”)的方式,通过在微博、抖音上讲述自己的故事,通过吸引粉丝关注自己,传递保护环境的价值。

“这是受众面最广的方式,网友看我的视频,就会关注我的价值理念,就会关注环保。”欧阳凯信心满满。

他也通过和企业合作的方式,提升公众对环保的关注。“企业有能力作环保这件事,而苦于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在这一点我可以帮助企业,这是双赢。”

“我最喜欢麻辣火锅。”欧阳凯已经完全融入成都的生活,平时喜欢和几个中国好友在火锅店聚聚。

当问到是否考虑过回国发展时,欧阳凯笑了。“不走了,还有太多神秘的地方等着我去发现呢。”

他们震惊于今天的中国与他们观念中的截然不同,日新月异的发展让他们感受到新奇与兴奋。

他们感受到了这样的改变,也希望用自己经历的这份改变,去影响更多的西方人,也让他们重新了解这个古老又崭新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