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解除农村学生网课的四大制约,谈网络教育已

 新闻资讯     |      2020-03-27 15:59

2019年末,一场罕见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打乱了2020年春季正常开学安排。教育部门推行的停课不停学政策,在全国范围内开启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网络教学新时代。这一次的网络教学体验,无论对于学生,还是老师,都是一次全国性的网络教学启蒙,对于长远来说,这是我国网络教育的一个重要节点,也许在未来,回过头来回忆今天的网络教学,定义估计是划时代的。

全国大中小学校超过2亿多学生在家接受网络在线教育,而中小学生群体中,有接近六成属于农村学生。从这个层面上来说,网络教育普及不可能脱离农村而谈。

1、 乡村宽带覆盖率普遍偏低,比如我这次所在的湖南娄底所属乡村,宽带接口数有限,估计不到三成。但是安装意愿比较大,限于无接口,无法实现利用宽带或者无线听课。据工信部公布的相关数据,城市区域宽带覆盖率已经达到了90%以上,但是在宽带速率上还是有很多在100M以下。而农村区域宽带覆盖率只达到30%,同样在宽带速率上很多还处于4M-20M时代,这样的宽带覆盖及速率基本上无法满足网络线上直播教学的需求。

2、 电脑(笔记本)、平板设备覆盖率在乡镇比较高,我所在的乡镇有近七成配置了上述设备,这与乡镇宽带覆盖率高成正比。而乡村的覆盖率与宽带覆盖成正比,不到三成的设备购置率。

3、 由于宽带覆盖率低,大部分只能用智能手机、用数据流量听课,而长期的数据流量听课,流量成本非常高,对于收入尚偏低的农村家庭来说,少上课甚至不上课成了一种普遍现象,导致实际课程听完率较低。很多省市也针对这些问题采取了相应的措施,比如湖南对教师提供50G、学生提供20G流量支持;重庆为使用宽带教学的老师、及上网课的学生免费提升宽带速度,但由于网络教学时间长、宽带普及率低等原因,乡村网络教学现状的改善也并不太明显。

一个是手机网络信号的好坏。由于很多乡村地处偏远,手机信号基本上是保障通讯需求,而对于网课需求的4G信号满足率不高。这也是我们在网络上看到很多学生、老师为了上课爬上山顶、到有网络的村公所上课的原因之所在。

另一个是网络学习工具(比如腾讯会议、央视频、雨课堂等)的使用熟练程度影响。 由于今年的疫情是在已经放了寒假的情况下爆发的,停课不停学政策出台也是在寒假中,很多乡村学生从来没有上过网课,突然要用手机上网课,学生、家长对于网络学习平台的使用非常不熟悉,教师们有时也疲于应对,造成学生完课率不高的情况成了常态。

最后一个是学校对于网络课堂教学平台选择有关,由于平台服务器容量有限,突然爆增的学生,导致平台的卡顿与崩溃也成了一种常态。

由于农村网络教学主要受到宽带覆盖、家庭电脑普及率的影响比较大,所以主要还是利用手机在线教学比较多。让中小学生,特别是初中、小学学生用手机上课,是很多学生家长,甚至包括城市范围的家长所无法接受的,导致课程的完课率都很低。

乡村学校为完成相应的教学任务,在网络直播条件受限的情况下,学校与教师则调整为通过国家、省级教育部门提供的教育资源或学校原有电子教学资源来解决问题。主要方法有如下三种:

1、 由直播改为让学生家长下载相关教学视频学习,待学习完成后再通过网络工具打卡交作业。

2、 安排学生直接按照对应的年级课程表,准时收看中国教育电视台4频段的空中课堂:同上一堂课。像上海、四川为每一个年级的学生打造空中电视云课堂的形式还是比较少见,而四川的电视课堂仅限于有线电视或者网络平台,没有开通卫星无线频道,这依旧是乡村地区没有开通有线电视地区学生参与网络课堂的局限。

3、 还有一种,属于比较少众的选择,就是目前电子教学市场销售的一些教学机,教材甚至教辅都提供同步教学资源,部分教师直接推荐学生家长购买使用这些学习机进行学习,让家长录视频、拍照作业打卡的形式每天定时提交给老师。

网络教学对学生的影响,其实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在某些方面是具有共性。但是对于农村,学生对电子产品的免疫力更低,所以造成网络教学在乡村的效果远远低于城市,甚至于乡镇。目前网络教学对乡村学生的影响主要有三方面:

1、 在实际授课过程中,有些地方开课教学时间较早,至今已有三周多了,学生视力影响的确不容忽视。由于乡村各种电子学习设备普及率远低于城市,上课、作业、打卡及接收各种通知都是用手机,屏幕过小、离眼睛距离过近以及学习姿势的千姿百态导致学生近视率提升较快。

教育部门规定每节课的课时不能超过20来分钟,每天4节课,合计只有80分钟左右,对视力的影响应该不是太大的。可是如果加上学生前期的预习(没有纸质教材,必须先预习,对课程内容先有一定了解,才能上课)、学后作业时间,每天耗在手机上的时间并不短。

2、 由于农村青壮年很多在外务工,孩子交给了祖父母,或者父母辈文化程度都不高的情况下,手机全程交给孩子,只是督促孩子按时上课、按时打卡交作业,无法对孩子提供进一步的辅导帮助甚至基础的监督作用,造成学生从利用手机网络学习转变成了玩手机游戏,将网络课堂变为娱乐网红直播室,疯狂点赞,而全然忘了这是网络课堂,学习效果打折扣比较严重。

3、 为保护孩子视力,网络课堂教学时间短,很多原本教室里一节课的内容可能会以二天、甚至于三天才能讲完,虽然遵守了授课时长限制,但是授课效果的确不能与教室内比。特别是小学生,有可能头一天讲的内容已经忘得差不多了,第二上课时又得重复一次,才能进入下一步,教学过程太分散,导致吸收能力强的学生没有办法听新课,也在不断地开小差,最后调查观感都不太好。

网络在线教育的普及,肯定不可能离开乡村教育来进行。传统的师生课堂面授教学持续了上千年,只有在电脑(手机)发明、网络的出现后,近几十年及以后十来年教学应该还会处于教育技术(装备)电子化的阶段,再后期才有真正的网络化教学阶段的出现。

目前教育行业中,城市的教育教学条件大幅改善,教育装备电子化阶段已经基本完成,经济、教育比较发达的城市已经逐步在向网络化阶段进化。农村教育依然处在电子化普及阶段初期,在较长时期内,网络在线教育普及在农村的可能性并不高。农村教育电子化率相对还是比较低,随着农村教育电子化意识越来越普及,教育教学装备条件的不断改善,经历过此次疫情的在线教学实践,农村电子化教学普及应该会加速,电子化教学利用率不高的状况也会大有改善。

农村网络教育普及,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将上述四大制约农村网络教育发展的限制因素给尽快解决,方有可能在农村顺利实施常规化的网络在线教育。由此说,网络在线化教育在农村的普及仍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