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民币”能省多少成本?无现金社会或将

 新闻资讯     |      2020-04-28 16:19

“数字人民币”长这样。4月14日晚流传出的一张农业银行内测“数字人民币”照片掀起了网络热议。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相关负责人在当月17日对此事进行了确认,并表示“数字人民币体系已基本完成了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正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及未来的冬奥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

目前在苏州相城区,四大行的工作人员已经在给各区级机关和企事单位安装数字钱包,5月份工资有望以数字形式发放。

我国是最早研究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之一。2014年,时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便提出构建数字货币的想法。2016年,人民银行成立了全球最早从事法定数字货币研发的官方机构——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2017年末,国务院批准人民银行牵头各商业机构开展数字人民币体系(DC/EP)的研发,即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

理解数字人民币并不复杂。一言以概之,数字人民币是纸质人民币的电子版。用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的定义:“数字货币是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其功能属性与纸钞完全一样,只不过是数字化形态。”

具体的使用流程为,商业机构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人民银行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个人和企业通过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开立数字钱包,下载并注册APP就可以使用数字货币。

数字人民币不同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功能。用穆长春的话说,“使用央行数字货币支付,花出去的是数字化的人民币,跟花现金一样;而支付宝、微信支付只是一个支付工具。”在网络信号不佳,支付宝和微信无法支付时,数字人民币也可以完成交易——只要两个装有DC/EP数字钱包的手机碰一碰,就能实现转账或支付。

使用数字人民币的优势有很多。比如杜绝假币问题,减少偷盗犯罪,处理财务问题更高效;在大流行病时代减少货币交易中的细菌传播机会;中国或成为首个发行主权数字货币的经济体,丰富了以美元为基础的货币支付体系。

然而,数字货币最直接的利好是节约了庞大繁复的纸币造币成本。“现有的纸币和硬币存在很多的缺点,例如印制发行成本高、携带不便等,因此存在数字化的必要性。”中国社会科学院投融资研究中心主任黄国平表示。

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也需要材料制作加工。无论是古代的金锭、银锭和铜板,还是今日的纸币和硬币,都需在资源、材料和制作手段及防伪技术上费心思。而数字人民币一旦启用,会极大节约造币所需各项成本。

自1948年12月1日至今,人民币纸币已有72年历史,历经数次改版。因为纸币制作流程耗时、耗工、耗力,美学价值和科技含量总是要超前发行的时代半步,因此每次改版都会引发坊间对制币成本的猜测。在我国,人民币的制作成本是非公开信息,但我们可通过纸币美元、港元的公开数据,侧面感受纸币的综合成本。

以港元纸币2018版为例,“一张千元港元新钞的印制需要经历5个印刷工序和15个品质检查程序,整个工序需时至少28个工作日。”2018年,财新记者文思敏曾采访承印的香港印钞有限公司总经理阮志才。其中,防伪技术就涉及6项:“动感光亮图案”——轻微倾斜钞票,图案中的闪亮圆环会随之转动;“开窗金属线”——金属线上的大、小闪亮圆环会随着钞票角度变化而转动;“高透光水印”——以紫荆花为主题,背光可见花、叶、花蕾及银码(面额)数字;“荧光透视银码”——在紫外光下,分别位于正、背面的单色图案,会呈现两种荧光颜色,背光可见两面图案拼合成的银码数字;“隐藏银码”——将钞票置于光源下轻微倾斜,可见银码数字;“凹凸手感”——使用凹版印刷,钞票具有明显的凹凸手感。

再看我国的人民币印刷技术。以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中的50元为例,据中国人民银行货币金银局公告的防伪:光彩光变面额数字——面额数字“50”的颜色在绿色和蓝色之间变化,并可见一条亮光带上下滚动;动感光变镂空开窗安全线——安全线颜色在红色和绿色之间变化,亮光带上下滚动,透光观察可见“¥50”;雕刻凹印——票面正面毛泽东头像、国徽、“中国人民银行”行名、装饰团花、右上角面额数字、盲文面额标记及背面主景等均采用雕刻凹版印刷,触摸有凹凸感;人像水印——透光观察,可见毛泽东头像水印;白水印——透光观察,可见面额数字“50”;胶印对印图案——正背面图案组成一个完整的面额数字“50”。

以上防伪手段,既离不开高科技技术的护航,也需要特殊油墨和印刷工艺的支持,制作成本焉能不贵不费?

纸币制作成本开支庞大。以纸币美元为例,每年,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Board)都会预测新货币的可能需求,并向财政部雕刻和印刷局(Bureau of the Treasury)下订单,后者生产美元,并向美联储委员会收取生产成本。据4月6日美联储官方网站《生产货币和硬币要多少钱?》(How much does it cost to produce currency and coin?)一文,“2020年货币业务预算为8.772亿美元。比2019年预计支出增加3170万美元,增幅为4.0%。固定印刷费用的拟议预算为4.998亿美元,比2019年的预测费用高出9790万美元,即24.4%。”

该网站详细说明了每种面值的美联储票据的印刷成本。(图片来源:美联储官方网站, https://www.federalreserve.gov/faqs/currency_12771.htm)

比起纸币,硬币的制作成本甚至有“入不敷出”的情况。全世界范围内大部分硬币基本上是镍、锌、铝、铜、不锈钢等合金构成。在我国,第五套人民币硬币材质是铝镁合金、不锈钢、钢芯镀镍、钢芯镀铜等。早在2012年3月30日,中新网就曾报道,因为铸造成本超过面额价值,加拿大政府将宣布停止1分钱硬币在市面流通。加拿大财政部长佛拉尔帝(Jim Flaherty)说:“每铸造1枚1分钱硬币,成本是1.5分钱。停止铸造每年约可省1100万加元(1100万美元)。”

此外,金融机构处理、库存和运送硬币的成本也颇高。硬币对经济造成的负担,早已超过它作为支付工具的价值。而“数字人民币”既没有处理、库存和运输问题,也没有特殊油墨和印刷工艺问题,更清洁、更高效、更环保。

如果有人问你:“上一次用现金消费是什么时候?”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在我国,这似乎成了每个人都要想一想才能回答的问题。

4月7日,艾瑞咨询发布《迈向产业支付时代——2020年中国第三方支付行业研究报告》。报告指出,2016~2019年,我国线上电商支付的交易规模从9654亿元增长到了19820.9亿元,增长了105.3%,而同时期线下扫码支付的交易规模从830亿元增长到了73805.3亿元,增长了8792.2%。可见在我国,不论是线上支付还是线下支付,电子钱包已经成为主流支付方式。

此前,3月11日富达国民信息服务公司(Fidelity National Information Services)旗下的Worldpay发布的《2020年全球支付报告》也指出,2019年中国整体线上交易中,电子钱包是最主流的支付方式,占去年总交易额的71%,报告预测,这个数字将在2023年达到81%。哪怕在线下销售点,电子钱包支付的占比也达到48%。

此外,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这一趋势。4月15日,前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教授劳拉·德·安德烈·泰森在《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组织的“大流行后的经济和金融秩序预测”(How the Economy Will Look After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交流中提出,“大流行和随后的复苏将加速正在进行的数字化和工作自动化趋势。许多由大流行造成的需求变化将改变未来GDP的构成,服务业在经济中所占的份额将继续上升。但是随着数字化推进,这些服务的组织和交付方式将发生变化。”

4月7日,艾瑞咨询发布的报告也指出,疫情将加速产业支付进程。疫情期间,商家的线下获客渠道被疫情阻隔,商户不得不依托产业支付服务商进行数字化升级,以构建线上云店铺。艾瑞咨询认为,疫情客观上加速了商户的数字化升级进程,为“支付+”的产业支付服务商带来新一轮机会。

这种欣欣向荣的第三方支付趋势,为此次数字货币发行提供了优质的先决条件。此次数字人民币的发行,会与现有的支付格局合力,为“无现金社会”的到来做好准备。

“无现金社会”是未来社会发展的方向。“无现金社会”意味着更方便——吃喝玩乐行、政务金融医疗;更安全——可以杜绝假币的泛滥,减少偷盗犯罪;更高效——少排队、不用点钞,加速经贸资金流转,社会信用体系更完善;更普惠——信用将等于财富,只要个人信用良好,都能获得公平金融和公共服务;更环保——节约货币造成成本、减少碳排放。此外,纸币上的微生物数量多、种类杂,是传播疾病的重要途径,“无现金社会”可以减少疾病传播。

此外,基于人民币现金的支付、交易、反洗钱等,在现代社会管理难度越来越大,成本也越来越高。而发行数字货币,能够有效解决上述问题,比如区块链的追溯技术。安全方面,由于电子支付的每一笔交易都能被追踪,这极易导致个人隐私受到侵犯。而国家统一发行数字货币,背书,可降低电子支付和网上银行诈骗案发率,并从源头上保护个人隐私。

虽然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强调网传DC/EP信息只是测试内容,并不意味数字人民币正式落地发行。但无疑,一个更高效、更环保、更低廉、更便捷的数字现金支付方式已经初现端倪。

http://www.pbc.gov.cn/huobijinyinju/147948/147954/148021/3871396/387142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