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对“三农”的冲击与金融对策基于问卷调查

 新闻资讯     |      2020-05-01 09:01

新冠肺炎疫情对“三农”冲击有多大?这不仅是政府部门、监管机构等政策制定者所关心的,也是金融机构、企业经营者等市场主体所急于了解的。

“没想到,又一次研究疫情的冲击与对策。”身为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学术委员,汪小亚深有感触地说。她告诉记者,17年前她曾在《中国金融》上发表《非典对中国银行业的影响》一文。今年疫情发生后,有研究者再次引用了该文中的观点。

“武汉是我上大学和曾经工作十多年的地方,而黄冈又是我的家乡,这让我感觉有责任再次提笔。”借助中银富登村镇银行的两千份问卷调查和两个不同疫区的案例,作者从金融视角进行了深入分析并得出初步结论;同时,在梳理新出台金融财政政策的基础上,提出了助力“三农”恢复性增长的金融政策建议。《农金周刊》将分上下篇刊出,以飨读者。

今年是脱贫攻坚的决胜之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小康不小康,关键在老乡”,“三农”问题是当下最迫切的问题。因此,笔者从金融视角研究疫情对“三农”的冲击程度,分析“三农”的自我修复能力,提出金融方面的对策建议。

针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在全国范围内对其“三农”客户进行问卷调查,回收2695份有效问卷。问卷调查对象的基本情况为:小规模种养殖客户,经营地多在乡镇和村;农户年龄普遍较大,家庭人数较多,且1/3左右为外出务工人员。其中,从事农业、畜牧业和与农相关的辅助性活动的农户分别占比41%、32%、14%,小规模(0-100亩)被调查的”三农”客户平均贷款余额为14万元。

问卷调查所反映的情况:一是封路封村对农户种养殖造成一定影响。关于封村,6成以上客户表示当地被封村。关于所在村是否有感染者,9成以上客户表示所在村无人感染。关于疫情对经营的影响,7成客户表示疫情对种养殖无影响或影响轻微,3成客户表示疫情对生产经营造成了一定影响。二是主要影响为物流运输。9成以上客户表示物流受限对生产和销售都有影响,且对农户影响要大于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三是农资库存告急。5成以上农户表示库存的农资仅能维持1个月以内,农户有购进农资需求。四是农业保险缺失。近8成客户未购买农业保险,1成客户虽购买保险,但是不足以覆盖本次疫情带来的损失。五是复工后的困难主要是销售和资金。4成客户表示销售渠道不通畅,3成客户表示有资金缺口,还有员工短缺、原材料缺口的影响。

本次问卷调查选择两个疫情风险不同的案例,一个是湖北黄冈的一个山区县,累计确诊近70人,死亡3人;另一个是重庆下辖一个山区县,累计确诊2人,零死亡。

前者是有着“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的集老区、山区、库区为一体的国家级贫困县,全县60万人,人均可支配收入16482元。疫情发生后,对农业生产、农民增收、农村发展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一是对农业生产的冲击。交通封锁带来的农产品滞销问题。因疫情影响,内外运输不畅,造成农产品的供给方滞销和需求方短缺同时并存。菜篮子问题首当其冲,畜禽产业受损失较大。防疫期间,养殖场和养殖户的畜禽无饲料可用、仔畜雏禽无处可卖、出栏畜禽无法屠宰,养殖生产活动难以正常开展。春耕农资供应困难。由于物流受阻,南方早春,而春耕农资供应不足。

二是对农民增收的影响。农民外出务工的难度增大。该县是劳务输出重地,常年在外务工15.7万人。交通不便,农民返工难。县政府出台政策,鼓励年轻人当地就业,但由于收入的差距和内外环境的不同,年轻人还是想出门打工。农民增收的困难增大。该县农家乐产业较红火,去年接待国内旅游人数815万人次,国内旅游综合收入50.3亿元,其中一大部分来自农家乐,而疫情严重影响农民的非农收入增加。同时,农民来自农业的收入也受损,无论是对于畜禽养殖户、果蔬种植户还是休闲观光农业经营户,疫情都对他们的生产经营活动带来障碍,对农业收入造成了很大影响。贫困户返贫的压力增大。全县有106个贫困村,4万多建档立卡贫困户,去年全部实现了脱贫摘帽。但受疫情影响,农村地区因疫致贫和因疫返贫的风险增大。

三是对农村发展的影响。农村防疫能力不足、防疫物资匮乏,防疫难度大。医疗救助条件呈现明显短板,给乡村治理提出挑战。

而重庆某下辖县因为被确定为“低风险区县”,基本做到防疫生产两不误,农产品进城、农资下乡的渠道畅通,还确保不误农时,有序组织春播春耕工作。但疫情的发生,客观上对该地“三农”也造成了负面冲击。

一是农产品市场无法正常运行,影响农民增收。春季乡村旅游受阻,对乡村旅游业及经营观光休闲农业的农户影响明显。二是农业生产投入动员不畅,影响农业增产。受疫情影响,农业生产所需的人财物等要素投入面临困难。农户无力启动春耕备耕。农资销售渠道不畅,农资采购和农资配送受阻,农资到户率较差。农业龙头企业复工成本增加。农业产业化项目进展放缓。三是农村金融与“三农”的良性互动面临挑战,农业经济主体不仅面临生产和销售困难,也面临还款困难。从涉农银行方面看,涉及的龙头企业、普惠条线的贷款余额环比和同比均有所下降,贷款延期额度和户数均有所增加。从政策性农业保险看,农险承保理赔工作受到影响,某财产险公司政策性种植业保险保费规模同比下降30%。

从经济角度看,疫情对“三农”有明显冲击,农村生产和农民增收受到显著影响,其中农民增收受疫情冲击最大。因疫情防控需要而封路封村的地区,农民增收受到较大影响,甚至会出现因疫致贫和因疫返贫的风险。没有封路封村的地区也出现了农副产品交易下降和乡村旅游受阻的情况。同时,物流受限对农业生产和销售影响较大。此外,各地农村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复工困难。目前大部分地区疫情缓解,但人流的恢复难度远高于物流,仍存在农民外出打工难和用工方人员短缺的“两头断截”现象。

从金融角度看,疫情影响主要体现在三方面。首先是农户的还款压力增大。问卷调查显示,还款情况基本正常,一方面村镇银行的“三农”客户是相对富裕的农户;另一方面还款方式为按月还息一次还本,目前只需支付利息,无需还本。但案例分析反映农户还款压力大,特别是贷款用于跑运输和经营农家乐更是还款难。另有放贷机构反映,每天按期还款率已经从疫情前的96%下降至90%,绝大部分逾期客户有还款意愿,只是短期现金流出现困难。

其次,此次疫情让农业保险成为“三农”问题中最明显的短板。从问卷调查情况看,即便是比较富裕的农户,近8成客户未购买农业保险。从案例分析看,少有农户和农村企业以保险作为避险工具,即使有少数买过保险,保险赔付也不足以覆盖本次疫情带来的损失。

再次,复工的主要困难之一是资金缺口。问卷调查情况看,一些“三农”客户反映了资金缺口影响复工的问题。农村地区反映,复工复产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流动性困难。